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龙口小景
[ 2012-05-22 10:32:00 | By: 岩疙瘩 ]
 

龙口小景

 

前几天我去龙口参加省物理创新实验大赛活动。在安排住宿房间时,我被多出来,需要和其他市区的老师合屋暂住。拿到钥匙后,我去了指定的房间。

打开房门,见到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青年。他个不高、短发,高颧骨、宽脸,单眼皮、小眼。相互问过好,他便问我:“你八几年的?”

我略微思考了一下,“八二年”我说。

“哦,那你是弟,我八一年的。”

他说话比较快,还带着地方口音。但作为山东人,他的话很容易听懂。

听到这么亲近的话,我一下子感觉这个人特好相处。在互通姓名之后,我试探着问:“你哪个学校毕业的?”

“山师。”

“哦,我也是。你是零零级的?”

“恩。”

“我是零一级的。”我说。

接下来我们准备出去逛逛。去哪里呢?我们对这里都不熟悉。他询问了一下环卫大叔,大叔给我们略一指点,我们就出去找一路公车了。我们边走边聊。

“结婚了吗?”他问我。

“没有啊。你呢?”

“恩,看出来了,你还有点萌。”他说,“我的小孩六岁了。”

我吃一大惊。三十一岁的男人,六岁的儿子!在我看来,结婚实在太早了。“结婚早吧,呵呵,我连续好几年在我们学校是最年轻的爸爸——刚毕业的时候太傻,被我妈忽悠得毕业半年就结婚了。”

我们一边聊一边等车。上车时,他问司机:“从这儿,能到市中心吗?这一路线,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啊?”

“能!你们是外地的?有好玩的地方。……”

司机年龄比我们大点,很热情;是那种干干净净短发的男人。到了比较繁华的地方后,我那个师兄说要下车。

“你们就在这个地方下啊?那你们再从钱框里拿回两元钱,用不了那么多。还以为你们到市中心呢!”

师兄从乘客放钱的那个大塑料框中拿出两元。“谢谢哈!小伙很帅哈!”

我们笑着下车了。

我不明就里,跟着他逛。他看到一个小超市,便走了进去。我抬头一看“家家悦”!

我乐了。“家家悦”,又名糖酒站,是威海本土第一大连锁超市。没想到,跑到龙口了,还是在家门口!

进了超市,他开始购物。买了两瓶黄县老酒,说是给老爸的礼物;买了一大盒糕点给老妈;买了给他儿子和老婆喜欢吃的玩的用的。我给他拿了个购物篮,他很客气地说“谢谢”。

买完东西,差不多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我们又原路返回。

吃晚饭时,我们分开了。我和威海的同事们坐在一起。吃完饭,回到房间,准备泡杯茶喝,端起水杯,茶已经沏好了。

“他们这里的茶都是花茶。喝起来还不错。”他一边将电视朝我这个方向转了转,一边说。

我心里觉得十分踏实。感觉和这个男人交往这么半天,真学到不少东西。

第二天,我拿着学生作品去参赛。到了晚上,因为我们的任务都完成了,威海的同事们邀我去打扑克,我们都放得很开。我玩到凌晨一点多才回房间。我拿出房卡准备刷卡时,发现门并没有关严,留了一道四五厘米的缝,玄关处的灯光很明亮。

我轻轻推开房门,慢慢把门旋紧。进了房,他已经睡着了,电视画面还跳跃着。我蹑手蹑脚的关了电视,他却醒了。

“不好意思啊,吵醒你了。”我说。

“没事,我还没睡着。我们今晚也玩的很High。明天我一早就走,你呢?”

“我们有车,不用着急。——对了,我看到你得了一等奖。”

“是哦?你怎么知道?”他睡眼朦胧的问。

“我们教研员是你们的评委。今晚我们帮他统计分数了。”

接着,我们小聊了几句,就各自睡了。第二天早上,他去洗澡的时候,我被他的手机响声惊醒。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着“爱老婆”三个字。我一看,淡然地笑了。

手机大概响了一分钟后,自己停了。但是我们房间的电话却响了。我一接,是个女性的声音。“喂,你好!”我说。

“咦?”对方显然愣了一下:“某某在吗?”

“他洗澡去了,要找他再等十分钟吧。”

“好的,谢谢,打扰你了。我以为他一个人一个房间呢。”

电话挂了,我睡不着了。我打开手机,昨天我发给女友的几条短信,现在一个也没有回。

 
  • 群组:十中风采 
  •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