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爸爸不死

by - 2013-01-15 10:29:00

                               爸爸不死

 

                     只有我们好好活着,逝去的亲人才会永远活着!

                                               

今天爸爸离开我们十四天了,是我们乳山乡下的二七。清晨四点多我很真切地梦见了爸爸,很年轻的样子。他在很忙碌地工作,都没空和我说话,我很着急。就在这时,梦醒了。爸爸离开我们的那天清晨(2号)我梦见过他,这次是我第二次梦见他。这一阵我老感觉是在梦里,好像爸爸就是去做生意了,或者去打牌了,就是不愿意相信爸爸走了。可一细想,我永远失去了最爱我的老爸,我就不由自主揪心地痛,泪流不止。

我想为爸爸写一些纪念的文字,可一打字就泪眼模糊,等心情平静下来,爸爸生病时我和弟弟每天写日记,我和弟弟相约等爸爸苏醒过来,我们念给他听,让他知道他昏睡时发生的事,可永远没机会了。我会把这些日记打印下来,在三七的时候去墓地,烧给爸爸,虽然我是无神论者。

     26  周三

因为周五要去教育局交一年的通讯报道原件,所以我把课都调到周三上。下午第一节我给四班的孩子上课,开多媒体展台,右手食指突然被挤了一下,疼得钻心,我双脚都跳了起来。一会儿鼓起一个亮晶晶的血泡。而妈妈说此时爸爸正在去医院的途中。莫非真的是亲人之间有心灵感应?

一下午上了三节课,我有点累了。老公晚上有应酬,我就召集几个同事去饭店聚餐。米饭刚吃了一口,突然接到老爸的电话。我诧异极了,老爸是很少很少给我主动打电话的。可我一接就掉线了,我自嘲是老爸的手机按错了键。但还是不放心,把电话打回去,好半天才接,声音低沉地告诉我老爸脑出血,现在在医院。刚才是她用老爸的电话打的,她的电话没电了,而且刚才老爸呕吐,她匆忙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脑里一片空白。但很快清醒,急忙给老公打电话,问他喝酒了没有?老公说刚喝一口。旁边好朋友说没事可以让她家老公去送。和老公商量好,我回家拿上车钥匙,就急奔下楼,恨不得肋下生双翼,飞到爸爸身边。

天很黑,环山路上车来车往,车内很静,老公偶尔安慰我一句,我叮嘱他慢点开。肚子突然疼起来,我知道是和妈妈一样的毛病,一上火就坏肚子。好不容易开到文登服务区,方便完,肚子终于不疼了。

高速路两边有积雪,路况不明,老公只能开80的速度。又接到妈妈的电话,问我走到哪里?说他们在十二楼上。心急如焚,终于下了高速,电话又响了,慌乱中我竟然打不开电话。回过去发现是弟弟的,我忙问爸爸怎么样了?弟弟没接话,只是说他们在六楼。我心里暗喜,下到六楼,说明爸爸病情好转呢。我脚下生风,三步并做两步,到了六楼,四处张望,妈妈、弟弟和弟妹都在六楼东的走廊上,妈妈眼睛红肿,原来六楼是重症监护室,我心里一沉,眼泪唰唰掉下来。弟妹说爸爸刚来还能说话,后来呕吐,等到第二次做CT,脑出血已经40毫升。爸爸小便失禁,昏迷了,马上转到了重症监护室。因为爸爸去年4月在北京安贞医院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吃的是疏通血管的药,所以医生不敢贸然手术,怕止不住血,只能采用保守治疗法。

在医院租了三张床,我们全家就守在监护室门口,眼巴巴地盯着门口,望眼欲穿,真希望能有双透视眼,看到里面的老爸。脑子里乱七八糟,我觉得像做梦,和妈妈不能言话,一说话就相拥而泣。

一夜无眠,那板床冰凉,坐半天一点热气也没有。妈妈说告诉淄博的姐姐了,她的车很旧了,妈妈让他们第二天坐火车回来。可凌晨四点,姐姐和姐夫就到了,他们还是冒险开着车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人来人往,半夜又有车祸的重病者入住,走廊上愁云密布,一个个都是红着眼在哭泣。妈妈说真怕听到叫我们的名字,真的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来了一个中年医生,问我是爸爸的亲属吗?我赶忙回答是的,他说爸爸的情况很不乐观,不能手术出血量又大。要做最坏的打算。我的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本来这几个周就想回家,可因为这事那事,就想拖到元旦。我在自责,心里像猫抓的一样,揪心地疼。

 

27号 周四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姑姑们和大爷都来了,妈妈看到家里人,又是泪流不止。妈妈带头去医院的餐厅吃点东西,大家都勉强喝点粥,味同嚼蜡。

医生查房后告诉我们,爸爸的病情很不乐观,可能只有一两天。全家人在走廊上抱头痛哭,撕心裂肺。我打电话给校长请假,泣不成声,她安慰我好半天,要我学着坚强,不要给家里人添乱。

在医院上班的妹妹来了,我哭着央求她让我去看看爸爸。妹妹哭着答应去找同事商量,我和姑姑们都飞奔到监护室,终于见到了爸爸。他躺在那里,脸都有些肿,而且通红,护士说是高烧。我哭着喊爸爸,发现爸爸的左眼有一大滴眼泪在眼窝里,不知道是啥时流的。爸爸全身插满了管子。怎么能这样,我一向憨厚的爸爸就这样被一下子撂倒。爸爸的个子太高,大脚板都差点抵着床尾。姑姑摸着爸爸的脚,可爸爸不动。在医生的催促下,我们哭着离开了监护室。

弟弟又到医生办公室问爸爸的病情,他强烈要求给爸爸做开颅手术,可医生摇头说这样的先例有过,病人大都下不了手术台,他们不想徒劳地做。爸爸吃的疏通血管的药要一个周才能从体内排清。听着医生的话,我和妈妈都犹豫了。但弟弟一直主张必须做手术,因为不做爸爸就一点希望也没有,做了手术虽然有千万分之一的希望,但我们做了才能不后悔。弟弟是我们家最小的孩子,但现在他是家里的主心骨,他又忙着咨询北京医院的大夫。爸爸最好的朋友修福叔叔来了,他也忙着联系北京武警医院的医生,又忙着找院长。叔叔说我们有一线希望也要试一下。

医生又叫我们去院长办公室商议,院长说那就做手术吧,他亲自主刀。

上午1145分,我们把爸爸从六楼推到三楼手术室。时间好像停滞了,姑姑、大爷、二姨、表弟他们也从威海赶来,二十多人都守在手术室门口,真怕听到立刻叫我们的名字。我知道若是很快结束手术,那就说明爸爸更有危险。坐立不安,我的腰断了,眼睛生疼。当医生的妹妹安慰我们说做手术时间越长越说明很成功,有希望。终于,下午450分,手术室门口打开,叫我们接爸爸。院长说手术很成功,爸爸脑中的淤血已经清除干净,就是脑室部分手术不能清除。最好的消息是爸爸的出血点止住了。我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妈妈一个劲说你弟弟的决定真对,太好了!

爸爸进了监护室,我们坐在走廊上,提心吊胆,就怕监护室的窗户打开,喊我们的名字。妈妈更是紧张,双眼盯着监护室,监护室的窗户一开,她就害怕。监护室旁边有个家属休息室,里面住满了人。一个大姐出来打水,看着我们在哭,就安慰说,在这里只有两个字:坚强!她的女儿才24岁,车祸伤及脑干,左胳膊已经被截。已经住了快一个月了。又来一个车祸的,听说已经生命垂危,走廊上又是哭泣声,再抬眼一看,是我威海家楼下的邻居,原来是她亲姐姐。好好地在路上走,马上就要到家了,被一个轿车从头压到脚。只能靠机器维持着,等着留学韩国的女儿回来。天哪!怎么都是如此不幸的人,我们俩说着又开始痛哭。

只要有医生或者护士从我身边走过,我就想问问爸爸的情况。打听到爸爸现在发烧快39度,在靠冰袋降温。马上有病人家属说不错呀,他们的家人还用上了冰毯。天哪!外面可是天寒地冻呀!

28号 周五

 

现在晚上是弟弟和老公还有姐夫三人轮流着俩人一班,我们都回弟弟家。弟弟说我们要积攒力量侍候爸爸,不能倒下。弟妹是家里的后勤部长,照顾一大家人的吃饭问题。还有她家和姐姐家的小泰迪。忙得人仰马翻的。但她说只要爸爸能好,再忙点也心甘。

在弟弟家的早晨,喝了热乎乎的粥,还吃了点妈妈蒸的南瓜馒头,这是这两天我吃得最多的一次。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吃饭,要攒着劲伺候爸爸。大家都相互鼓励着,妈妈还是吃不下。她和爸爸感情甚笃,从没有吵架拌嘴,她怎么能受得了呢?老伴老伴,三个孩子都飞出窝,只有他俩相濡以沫,妈妈的心情我能理解。

赶快去医院,监护室的窗户打开,听到护士喊我们的名字,心惊肉跳,原来是要我们去预约给爸爸做CT。弟弟赶快去前楼预约到早晨九点一刻。家里有六个男子汉,还有我们几个女的,前呼后拥,开电梯门的,抬门帘的,指挥交通的,这时再多的人也不嫌多。乳山医院的条件太简陋,没有像威海那样的空中楼梯。去做CT还要经过很长的露天。可怜爸爸了。他又胖又高,七八个人喊着号子,小心翼翼把爸爸抬到检查仓。好在老天爷还有点良心,天虽很冷,但并未飘雪,在露天的行进中,爸爸还能少受点罪。

在焦急的等待中,爸爸检查结果出来了,颅内没有再出血。真是太好太好的消息,妈妈的精神也为之一振。

村里来了很多人,村主任带领村委的人都来了,都在安慰我们。妈妈流着泪说你爸爸若知道人家都来看他,会是多么不好意思。大家都在说爸爸的为人那么好,是个大好人。爸爸是个热心肠,只要能帮到别人的事,或者他答应别人的事,他都会想方设法地帮忙。他搭出租车,只要碰到村里的人,他都要捎上。爸爸从来都是人家敬你一尺,他一定回敬一丈的。村里小饭店的孙老板哭着说爸爸是她的贵人,她开饭店资金需要周转、买车没有钱,只要开口,爸爸都借钱给她。妈妈说就是现在村里有两家人到我家借钱给家里人看病,五六年了没有还,爸爸说是借给借给了,也从不提。

终于等到下午的探视时间,姑姑和二姨他们都想去看爸爸,我们家三十分钟分三批去看爸爸。等我和姐姐去看时,时间很紧张了,我俩手忙脚乱地给爸爸擦和按摩。我用纸巾擦拭爸爸的眼睛,发现他的左眼有一小球透明的东西,护士说是水肿。还说了一句这是手术后正常的肿,明天可能要肿得更大。

爸爸脸上的通红的红晕已经褪去,圆圆的脑袋上套着网袋,有些滑稽。我忍不住掉泪,哽咽着说不下去,原先和姐姐都说好一定要充分利用这宝贵的时间,和爸爸多说话,多呼唤他,唤醒他!可我说不下去,姐姐比我坚强,她还能坚持着说。护士说可以帮爸爸擦擦身体。我和姐姐手忙脚乱地开始做。护士说爸爸还在发烧,需要擦腋窝、腹股沟和脚,我和姐姐在床的两侧,分别擦爸爸的两个腋窝。要擦爸爸的腹股沟,我有片刻的羞涩。但马上就不再多想,我是爸爸的女儿,我不应该这样,伺候老爸的日子还在后头呢。擦着爸爸的脚,他的大脚趾动了一下,我和姐姐欣喜不已。姐姐还发现爸爸的左手也能动。姐姐握着爸爸的手,边哭边说爸爸你如果知道是我和妹妹,你就握一下,爸爸真的就有点握的意思,太好了!半个小时这时飞快地过去,护士催两遍了,说他们要治疗了,请我们离开,我们才恋恋不舍地走出了监护室。

探视完,家里没来医院的亲戚都要来电话问,或者妈妈主动汇报。妈妈有点事做,她还能少想点爸爸。每天晚上我和姐姐都要陪着妈妈从半夜说话到凌晨四点多,妈妈才能睡一会儿,妈妈心里的痛和担心一时半会不能消除,我们只有等。

下午,读高三的侄女突然请假来医院,孩子知道了爷爷的事,不能安心学习了。老师一问她就泪流不止,不能说话,只能给老师写了一个纸条,老师看到了,忙说怎么不早说,快去看看爷爷吧。她就来到医院,征得监护室医生同意,她进去看看爷爷。很长时间她出来了,说爷爷的腿和脚有反应,我们都在安慰她,爷爷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回去好好学习,这是对爷爷最好的报答。侄女哭着答应了。小凡这几天考试,妈妈说一定不要告诉他,等4号考试完,再告诉,这孩子心事更重。唉!

 

29号 周六

清早,乳山下了入冬以来最大的雪,纷纷扬扬,一点没有停的意思。那些雪落到我心里变成了冰雨,冰冰的。爸爸还是发烧,我们全家依然守在监护室门口,等待着。我告诉妈妈心理学上有个吸引力法则,我们都想着老爸一定能好,聚集正能量,爸爸就一定能好的。

修福叔不顾弟弟劝阻,冒着冰天雪地的危险,还是来看爸爸。探视时间他进去了。出来说爸爸的腿有反应,他很高兴。监护室门口有个职业小偷,太可恶了。大家都识破了他,他这时想偷的都是救命钱,太缺德了!他紧跟着修福叔和弟弟后边,老公赶快跟上去,小偷跑了。哎呀!怎么可以有这样缺德的年轻人呢。

妈妈想去看看爸爸。老公陪妈妈进去了。一会儿老公出来了,脸色很难看,妈妈还没出来。我急忙奔进去,妈妈在哭,爸爸的左脸肿得太大了,都变形了。本来爸爸就是个大脸盘,现在更大了。明知是手术后的必然肿大,可还是接受不了,我和姐姐流着泪帮爸爸擦拭。妈妈一直在泪流不止,她无法接受爸爸现在肿大的脸,我们商量等以后爸爸脸消肿了,再让妈妈去看,爸爸已经病了,我们不想妈妈再倒下。

今天晚上妈妈说回村里看看,拿点衣服,还有爸爸小便失禁时换下的裤子要洗一下。到了镇上,去楼房拿点东西,楼前的雪很厚,若是爸爸在,他一定会扫的,我又不禁心酸。回村的路是雪道,一点土不见,老公开20,我坐前排还是紧张。回到家,一看院子里很干净,都是大爷扫的。小姑蒸了一大锅馒头,二姑也送了两箱的豆包、菜包。大爷还送来了豆腐,让我们带到弟弟家。我的亲人们,真令我感动!妈妈一回到家,又开始掉泪,家里处处都是爸爸的味道,妈妈又是一夜无眠,我和姐姐就陪着她说话,聊累了,最后还是吃了安眠药才睡一会儿。

 

30号 周日

8点多接到弟弟的电话,说医生让再去做个CT,因为爸爸手术部位有点肿。那时我们正在往医院的路上。我的心一紧,车里一下子大家都不再说话。到了医院,一会儿就开始准备去做CT。姨家的弟弟一个电话就赶来了,又是全家总动员,其他家的人都羡慕我们家有这么多人在帮忙。我赶快看看爸爸,他的脸消肿了很多。出来的检查报告更不错,说没有新的出血点。但有血栓形成。心里稍微放松点,蓦地想起一件事:冰心曾问三十岁左右的铁凝,“姑娘,成家了吗?”铁凝说没有。冰心说“不要找,要等。”

我把这件事说给妈妈他们和自己听,是的,我们要等,耐心地等,坚信我的好爸爸一定能挺过来,在这么多亲人的祝福声中,一定能醒过来!

妈妈还是每天接电话,还有亲戚们和我们家的朋友来看望爸爸,虽然他们看不到爸爸,但对妈妈也是个安慰,感谢我的亲朋们!爸爸在他们的祝福和祈祷中一定能坚强地一关一关地挺过来,我坚信!

 

31号 周一

这是新年前的最后一天,我们现在分工是我和姐姐去帮爸爸按摩,弟妹在家做饭。我和姐姐早早来到医院,守在监护室门口,那里是世界上离爸爸最近的地方。看到监护室的窗户打开,我们就心惊肉跳,真怕听到喊我们的名字。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呀!

今天应该上班,我跟校长请假,她说要好好照顾家人和自己。不要担心学校的事。我同组的同事们都在帮我带着课,同事、校长还有好朋友都发短信,询问爸爸的病情,关心我和家人,真心感谢他们。

今天又有爸爸和弟弟工作的厂子里的中层领导和一部分爸爸的朋友来医院看望爸爸,虽然看不到爸爸,但他们都在安慰着妈妈。爸爸同学的弟弟也来到医院,想在探视时间去看看爸爸。我和姐姐谢绝了他,因为短短的三十分钟时间,我们想多替爸爸按摩一下。今天我还让大哥出去买了爽身粉,给爸爸擦拭完,我想擦点粉,让他舒服点。

好不容易熬到了探视时间,我和姐姐分工,我拿探视服,她去拿脚套,争分夺秒早去看看爸爸。爸爸还是闭着眼躺在那里昏睡,我和姐姐分在两侧床边,给爸爸擦拭。护士也过来帮忙,笑着说这个大爷真胖真高真年轻,一点也不像66的样子,真像五十出头。是的,爸爸的脸上一直没有皱纹,他身上的皮肤还是那么紧紧的,很细腻。我和姐姐小心翼翼地绕过爸爸身上的管子,细心地擦拭着,姐姐一直拉着爸爸的左手,边干边和爸爸说着话,爸爸有时真的会握一下姐姐的手,姐姐就会喜极而泣。我跟姐姐约定,等下次我帮爸爸擦拭那边,我也让爸爸的大手握握我的手。

护士告诉爸爸是中枢神经系统受损,所以是四肢冰凉,肚子发烧,她建议我们给爸爸洗洗脚。爸爸最爱洗脚了,以前回家看他在洗脚盆里泡着,能洗一个小时。我发现爸爸的脚有点干燥,等晚上去超市买点润肤露给爸爸擦。说好不哭的,一哭就哽咽,就不能给爸爸说话,但还是忍不住,说着说着就掉泪,虽然爸爸面无表情,但我相信爸爸一定能听到我的话。我给爸爸洗脚,爸爸的大脚趾头还会动一下。像在回应我。护士催两遍了,我和姐姐才收拾一下,恋恋不舍地离开爸爸。

1号 周二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乳山又飘起了小雪。听说威海是暴雪呢。今天探视时间,我发现爸爸的双眼有想睁开的感觉,因为眼皮上有折痕的印记。我马上问护士,她说今天上午爸爸的眼睁开过。我欣喜不已.手术闯过第一关,眼睛睁开是第二关,坚强的老爸一定能有惊无险,给我们更大的惊喜。等探视完,我迫不及待地告诉守在门外的妈妈和弟弟还有老公和大哥,大家都很开心,新年第一天,老爸就给了我们惊喜。我步履轻快地和姐姐去超市采购了一大包蔬菜、肉、蛋,天天在弟弟家,我们有打持久战的准备,妈妈还说了今年我们就在弟弟家过年,一起陪爸爸。我很用心地挑了润肤露,还选了两条竹炭毛巾给爸爸用。用湿毛巾擦拭完,我想用干毛巾再给爸爸擦一下,这样舒服。因为看到探视临床那个大爷的家属拿了收音机给老人放京剧,唤醒老人的意识,我就想明天我们也放点音乐给爸爸听。问了妈妈,妈妈说爸爸最喜欢唱《东方红》,经常在高兴的时候哼一句。我和弟弟就在网上下载,弟弟下载在手机上,为了保险,又下载到他的苹果小板上。我选了一首合唱的,觉得很契合爸爸这个岁数的人听。

因为爸爸的眼睛睁开过,想着爸爸一天比一天好,家里人心情都不错,妈妈和弟妹一起包了三鲜馅的饺子。妈妈做饭的味道就是香。晚上妈妈又和我们说起爸爸,说着说着她又掉泪,爸爸妈妈一直感情那么好,妈妈一直是爸爸的晴雨表。爸爸一点细微的表情,妈妈都能捕捉到,并问个究竟,妈妈对爸爸细心的照料,爸爸不会干家务,除了做生意,闲时喜欢和老朋友玩扑克。妈妈都是泡好茶水,做好爸爸喜欢吃的饭菜,等着爸爸回家吃。爸爸每天吃的补药和治疗心脏病的药,妈妈像个护士一样分好,一丝不苟。希望老天爷保佑我亲爱的老爸能给机会和妈妈一起白头偕老,我在心里一万遍地祈祷。

2号 周三

今早,天还没亮,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爸爸眼睛睁开了,好奇地打量着我,还用普通话问“谁呀?”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回应老爸,连他最喜欢的二女儿都不认识了。就在这时,梦醒了。我告诉妈妈和姐姐,妈妈说你爸爸今天的眼睛一定能睁开。弟弟家的暖气一直不热,不开空调才10度左右,简直太差了!若在威海,一个电话就把维修的人叫来,16度以下就要赔付取暖费的。但在县级市就是这样。弟妹就每天开着空调。老公和大哥准备帮弟弟好好检查一下,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因此他俩在家,我和姐姐和妈妈一起到医院。

老公家二哥的孩子明明和大姐的孩子二胖不顾我的再三劝阻,还是冒雪从威海赶到乳山,来看望爸爸。简直太令我感动了!他们是老公家的亲人,但和我感情也很好,所以才会爱屋及乌。俩孩子还买了大花篮。满满一篮子粉色的康乃馨和蜡树油亮的叶子配在一起,在严寒的冬日耀着我的眼,暖着我的心。因为威海暴雪,我和老公就催他俩赶紧回去,结果他们就匆忙坐上车,冒雪赶回威海。妈妈说这俩孩子的情意让我一定记得还。爸爸妈妈就是这样,他们永远记得别人给予自己的,只要有机会一定会还的。

读高三的侄女很难得放了一天假,探视时间她一定要再进去看看爷爷,才安心上课的。我们答应她这一条件。我家的小凡这几天一直在考试。妈妈说一定不要告诉他,让他安心考试。本来他准备放假就到北京玩的,车票都网购好了。但家里有如此大的事,他一定不会去的,所以老公就悄悄把车票退了。我发信息告诉他考试完早点回家。他回电话,问我嗓子怎么哑了?我骗他说重感冒。孩子说妈妈一定要吃药,多休息。他不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痛,不知道他最爱的姥爷正在重症监护室在和死神搏斗。

我和姐姐这几天探视时,也戴上了口罩,很不习惯,但为了少带细菌进去,我还是忍着。

今天进去,我发现爸爸的右脚有点肿,还有紫色的斑纹,护士说没事,很正常。但我挠爸爸的脚心,爸爸没反应。我跟爸爸说明天下午探视完,我要回威海上班,等周五就回来再看望他。我说了不到十秒,真的不到十秒,爸爸的眼睛睁开了,很利落,就像平时睡醒一样,但眼睛有点混浊和红斑点。我和姐姐开心坏了,姐姐说爸爸一定是听到你说要回威海了,他舍不得你,所以就把眼睛睁开了。但我发现爸爸的呼吸有点急促,忙问护士,她说没事的。姐姐说是爸爸激动的。我告诉姐姐我要让妈妈和弟弟他们都来看看爸爸,说完就扯下口罩,风一样跑出去,高兴地告诉妈妈,爸爸的眼睛睁开了,快进去看爸爸。我打电话给小姑和她一起分享这一好消息。但弟弟和妈妈好久没出来,侄女和弟妹还在等着呢。怎么回事?一会儿,姐姐出来了,说爸爸情况不好,在抢救!天哪!怎么会这样!乐极生悲?在监护室门口,我像热锅上的蚂蚁。半小时后,监护室门打开,让我们进去,我脑袋嗡地一下大了,不会吧!我们狂奔进去,根本就没穿探视服,医生说爸爸走了,侄女给医生跪下求他们救救爷爷,医生说已经抢救了半小时,无能为力了!我最亲爱的老爸就这样走了!我们家的天塌了!!

泪眼模糊中,我看见老爸的左眼有一滴泪水,写不下去了……

 

 

阅读全文 | 回复(5) | 引用通告 | 编辑

  • 群组:塔山小学 
  • Re:爸爸不死

    by - 2014-08-14 09:59:00

    黄河故道(游客)收录全国及各省市特等奖、一等奖视频,
    收录说课、优质课视频,名师经典课堂!
    30万视频,从小学、初中、高中及幼儿教师所有学科!
    这里全部可看(优质课、说课都有哦)
    http://www.youzhik.com
    我的QQ空间日志里有分类目录和链接(把日志一键转到您的QQ空间,这样学习更方便!)
    http://user.qzone.qq.com/983228566/blog/
    www.youzhik.com【优质课网】收录全国及各省市最新优质课视频,说课视频,名师课例实录,高效课堂教学视频,观摩展示公开示范课视频,教学大赛视频!
    在优酷,进入http://i.youku.com/u/id_UMzQ5MjI3MTQw首页,如下图,可直接搜索。
    购买60元是普通会员(现有视频可看,不包括后续更新),购买90元为vip终身(VIP终身可看且可下载,包括后续更新都可看!)
    付款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7616200963
    本站已收集整理30万视频,是整个互联网上最大、相对质量最好的一家,可以搜索课题,每天大量更新中,付费后使用账号和密码立即可看,不用等待!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爸爸不死</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by - 2013-12-15 13:48:00

    小书包(游客)好感人!!!!!!!!!!!!!!!!!!!!!!!!!!!!</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爸爸不死</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by - 2013-02-27 19:26:00

    游客(游客)太感动了,555</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爸爸不死</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by - 2013-01-18 14:24:00

    徐明霞(游客)流着眼泪读完的,至亲的人离开时痛彻心肺的。</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爸爸不死</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by - 2013-01-17 15:23:00

    陶颖(游客)人生中谁都无法规避的痛,节哀!</title><style>.afc7{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01px,auto,auto,401px);}</style><div class=afc7>Apply here <a href=http://abbypaydayloansonline.com >online payday loans</a></div></title><style>.abg8{position:absolute;clip:rect(481px,auto,auto,481px);}</style><div class=abg8>instant <a href=http://cicipaydayloans.com >payday loans online</a></div>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